我们登上了杭州第二高峰,浙江古道之龙坞古道

2019-11-21 22:38栏目:旅游景点
TAG: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午潮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杭州西郊,离杭州之江国家旅游度假区7公里,距杭州市中心仅22公里,总面积522公顷。森林公园山清水秀、岩奇石怪、气候宜人、环境清幽。午潮山属天目山山脉余脉,最高峰海拔504米,为杭州市区第二高峰。其野生动植物资源十分丰富,其中动物有鸟类150多种,兽类100余种,蛇类20余种,其中多种属国家保护野生动物。

龙坞古道,北起杭州留下省林科院后小和山下,北至杭州转塘中村金鸡岭,西可至富阳东坞村,全长十余公里,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杭州

午潮山主峰下有一口井,称为午潮井,相传只有在子午时分泉涌如潮、声如轻雷,当地居民按时汲泉,过了子午时辰就取不到泉水,午潮山由此得名。

古道最高处为午潮山顶,海拔503米,平均海拔300多米,为古代杭州地区余杭、富阳、龙坞等地村民的交通便道,

富阳

白龙潭瀑布是杭州市郊唯一的天然瀑布。在西洋坞听法庵下,两面绝壁如削,夹一深谷,银瀑从百丈陡壁上飞泻而下,轰响如雷、珠玑四溅,游客无不惊叹叫绝。现代文学家 郁达夫在他的散文《龙门山路》中,对午潮山子午井、白龙潭瀑布作过精彩的描述“午潮山在杭、余两县交界上,高五百有四公尺,山顶有泉如井,曰子午泉,每日子午时,其水升涨如浙江潮,因此有名潭在听法庵下二百步,险涩异常,仅可侧足,不容正步,潭深千尺,奔流下注,如泼万斛玑于碧玉,其泻响作声,轰雷疾霆,哀丝急竹,莫喻其变也"。

穿越小和山-午潮山-白岩山系,在山脊线上盘亘,连通着中村、东坞村、龙坞镇、闲林埠、石马等地,经年累月,时光变迁,古道现遗存散落各处,

发表于 2005-07-07 21:23

我们登上了杭州第二高峰—午潮山 登午潮山 2005年6月18日这一天,我终于了却了心愿,登上了杭州第二高峰——海拔504米的午潮山。 8时30分,我们在六公园乘假日12路公交车,9时30分到达石马。下车后,即向午潮山前进。走过杭州第二公墓,沿大路向上,10分钟就到了午潮山山脚。上山的路有三米宽,路面是碎石子铺的,可以开小汽车。 我们三人,再加上途中加盟的一位中年人,兴致勃勃地行走在山路上,山路不是很陡,很好走。 山回路转,四周的青草绿树,郁郁葱葱,就像重重叠叠的绿色波涛,争先恐后地扑进了我们的眼帘。 途中我们竟没有碰到一个人,也不知走对了没有。到10时30分左右,看见路边有三间房子,墙上写着进入午潮山森林公园的注意事项,还碰到几位森林公园的员工,这才知道我们的方向是对的,路并没有走错。 问了路,知道到山上还要40分钟,望着前方远远的山顶,小陈发现山峰上有个凉亭,但那太远了,可望不可及。这样高的地方我们是上不去的。我想。 山中环境幽静,空气清新,灰蒙蒙的天空中有时会飘下几滴雨点,我们觉得这样的天气爬山最舒服,与前几年去江郎山旅游,在烈日下攀登没地方遮阳的石头山,条件好多了。山中有不少茶园,这里的茶叶少污染,又有云雾相伴,定是高品位的云雾茶。茶园里有七八位妇女在采茶,间或有一二辆小汽车从我们身边开过。 山路曲曲折折,忽上忽下,走着走着,听到前面山头上有讲话的声音,我们想,可能午潮山到了。 又转了几个弯,看到了房子,看到了竹林里的亭子,看到了可以做茶室的,四面都有落地门窗的建筑,在一座造了一半的房子里,我们看到二十几个人,他们围坐成一圈,塑料台毯上放满了各种佳肴和点心,高举酒杯,正在畅饮。 原来,这是一个登山队,他们从石马到龙门山、白龙潭,再翻到午潮山。他们今天不准备爬午潮山顶峰,因为以前已爬过了。 他们告诉我们,这里曾计划造度假村,道路已修好,许多房子和设施也已造好,还有些已造了一半,不知何故,停了下来。 其实这是午潮山的半山,真正的山顶还高着呢。这时是11时40分,从石马到这里,我们用了二小时十分。 一座山门,一对石狮子,把我们吸引了过去,这就是通向顶峰的山门,我们喝了一点水,开始向午潮山顶峰冲刺。 到山顶共有860级石阶,开始,石阶很低,登山不太吃力,越到上面,石阶越高,破损程度也越大。 登了约200级,看到一座白色的凉亭,叫听泉亭,据传,听泉亭可以听到子午泉的泉声,据说午潮山子午泉和钱江潮同时涨落,并有低沉声传出,此声犹如万马奔腾的钱江潮滚滚而来。午潮山的名称也由此而来。我在亭子周围看了一下,没有泉水,当然无所谓听泉了。 在听泉亭吃了些干粮,稍作休息,我们继续登山,山路越来越陡,石阶越来越高,还有好几处石阶倒塌了,攀登更困难些。两脚感到没劲了,气也急起来了,毕竟是杭州第二高峰,海拔504米,相当玉皇山的两倍呢,哪能等闲视之。 12时40分,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的我们,终于登上了午潮山山顶。上面有一座白色的亭子 ,跟下面的听泉亭式样相同,名曰:午潮亭。在山下时,我们曾经看见很远很远的山顶有一座凉亭,当时我们认为这是不可及的,可是现在这凉亭就在我们脚下,一种自豪感、成就感油然从心中升起,我想,这就是登山的乐趣,没登过山的人是无法体会到这种乐趣的。 山顶面积不大,仅能容纳一个亭子,周围的草木非常茂盛,长得很高,要爬到亭子的石凳上,才能看清四周的景色。如果能造个二层楼,“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那凭栏远眺的感觉一定是非常好的。 不过,爬在凳子上看风景,景致也不错,群山都在它的下面,一重又一重,直延伸到天边。“一览众山小”,亭内石板上,不知是建筑者还是游人刻下的杜甫的诗句,倒也适合。 有云,有雾,在云雾中,景物虽然不甚清晰,但这隐隐约约,却给人朦胧飘渺的感觉,再加上吹来的阵阵凉风,使人感到非常舒适。 徐老师爬上石凳,要拍下这重重叠叠、飘飘忽忽的浮云和云间的山峰。 我拿出那本《杭州的山》,查阅着书中有关午潮山的章节。又打开地图,对照着指南针,“研究”起午潮山的东西南北来:东边是白龙潭,南边是富阳,北边是闲林埠┅┅手拿地图,指点着江山,俨然像个旅行家。 我们9时30分从石马出发,到午潮山顶是12时40分,共化了3小时40分。 雨中探寻白龙潭 1时,我们下山。下山的路的确比上山难走,山陡、路窄,还有不少被山洪、暴雨、狂风毁坏的石阶,到半山处是1时20分。 我们打算从白龙潭回去。刚才上山时,碰到好几批从白龙潭上来的登山者,他们说,有几处山路很危险,要用绳子拉上来。有位女同胞对我说:“大伯,你犯不着走这条路。”还有人告诉我们:碰到一位女士,在白龙潭过来的路上摔了一跤,脸上、身上都是血。 我们将信将疑,觉得不至于那么惊险吧。主意已定,是不会轻易改变的。问了一位林场的老职工,请他指点了方向,我们就开路了。 前面的路越走越窄了,碰到岔路,还要自己判断,这时,指南针起了点作用。 走着,走着,就走进了山谷。两边是山峰,野草有一人多高。小路上都是以前落下的叶子,软绵绵、湿碌碌的。雨时下时停,雨点打在树叶上,淅淅沥沥的,落在身上凉飕飕的,挺舒服。 跟我们一起来的小陈,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据他自己说是搞技术工作的,曾经到过日本,他说:在有些国家里,这天然氧吧,是要收费的,在美国要收8——10美元一小时。 路越走越窄,草越走越高,路仅50公分宽,茅草、芦苇却有两米高,抬头已看不到天空,眼前尽是绿树青草,重重叠叠,就像在绿色的海洋中游泳。 又来到一个拐弯处,两条路走哪一条?经过考察,也没有什么大的依据,大概是直觉吧,我们四人选定了一条路。 这时我们发现一条小溪,溪水不多,但总有一些在流。小溪就在路边,实际上,这路就是跟着溪流走的,一会儿在溪的左边,一会儿又在溪的右边。 我们多么希望碰到一位当地的农民 ,给我们指指路。可是,连一个人影也没有,谁愿意在这样的下雨天,跑到这深山老林里来? 雨下大了,雨点打在头上、脸上,似乎也感觉不到什么,大家都一心想着,怎么走出这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方。 是走对了,还是走错了,我们心中无数。如果方向错了,可就越走越远了。 小溪在这里形成了一个小潭,路在这里断了。怎么办?东找西寻,在旁边的山上找到一条一尺宽的小路,走着,走着,小溪又在我们旁边了。 这里好险啊,好像是塌方了,石块落下去,路没有了,要趴着,用手使劲拉住旁边的树枝,才能爬下去。可能,这里就是那位女士所说的,要用绳子拉上来的地方。 在草丛中走了一阵,又没路了,前面是个小峡谷,我们是全身贴着山坡,爬下去的。秀英挺不错,在这样的艰险面前,不叫苦,不泄气,依然乐观,依然信心百倍,不愧为“江郎山”上经过考验的女战士。 草越来越多,越来越密,前面似乎已没有路,要拨开草丛,才能找到路。雨越下越大,天湿,地湿,草湿,路湿,整个世界都是水,我们在水中挣扎,我们在水中游泳。 跋山涉水,有几处地方实在太惊险了,拍下来,一定是很有特色的,几次想拿出相机,但雨实在太大了,没法把这动人的场景摄下来。 不仅衣服湿了,背包也湿了,徐老师将他的数码相机用塑料袋包起来,“数码相机”是最怕受潮的,我想,以后出游,要买一只防水的背包,以防万一。 已经2时半了,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是没有一点白龙潭的痕迹,我们开始考虑后果。倘若到5、6点钟,我们还没有走出去,天越来越暗,家里人就会着急,就会打110,可能110就要采取营救行动了,这下可轰动了。 我们发现有一些石头上,有红漆写的860,在860的下一行还有另一些数字。在午潮亭我们也曾看到860的字样。徐老师分析:这860是这一地区的总代号,下面的数字是这一地段的代号。如果我们6时不到家,家人一打110,就会发动农民在午潮山、白龙潭一带,按照这些方位寻找我们。 又走了一段路,看到一个大石洞,进去一看,有一包包的垃圾,是游人扔在那里的。这说明,这里来过不少游客,也告诉我们,这里不会太偏僻。这游人扔下的垃圾,也给我们增强了信心。 走进石洞躲雨,我们才发现自己全身湿透了,每个人都像水中捞出来一样,大家相互看看,禁不住笑了起来。 刚才太专注了,那么大的雨,竟忘了撑雨伞。石洞让我想起了茅盾在《风景谈》中写到的延安躲雨的石洞,那石洞肯定要比这石洞好一些,不过,在这深山老林里,有这样一个十几平方米的石洞,已经挺不错了。这也应该说是大自然的恩赐吧。 下雨天,在野外,最怕的是打雷。我们又议论起怎么对付打雷,这里似乎没有一个妥当的地方可躲。小陈说:这里是山谷,打雷影响不大。还好,这场阵雨没有打雷。 出山洞,我们都撑起了雨伞,雨伞可以遮盖头和脸,可是衣服和裤子是挡不住的,因为身边的草和叶子都在流水啊。 又走了半小时,在溪沟旁,我发现2002年夏天我们来白龙潭时,曾经休息过,拍过照的地方,那溪水旁的大石头,那清凉的溪水,那水中的鹅卵石,还留着我们的欢声笑语呢。 我兴奋地叫起来:“我们走对了!我们走对了!千真万确,这里就是白龙潭!” 秀英也说:“当时我们就在这大石头旁拍照的。” 天仿佛突然一亮,我们心头的一块石头坠地了,我们胜利了。 又走了30几分钟,我们见到两个人,是一对情侣,两人撑着一把伞,坐在一块石头上,这是我们从午潮山下山到白龙潭第一次碰到的人,下雨天,到这草深水凉的白龙潭来谈情说爱,倒是挺浪漫的。 又走了10几分钟,我们来到白龙潭水厂,这时,雨小了,天也渐渐放晴了,回想刚才的情景,雨最大的时候,也就是我们最紧张最危急的时候,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回过头来看看,哪高耸的青山,茂密的树林,从心底里,升起了一种自豪感和满足感。 到街口,我们乘上到转塘的小巴,每人一元,20分钟就到了转塘。这时,天晴了,太阳出来了,空气特别清新,我们的心情也特别舒畅。 3时30分,我们到达转塘,从午潮山半山到转塘,我们用了两小时。 今天,我们胜利地登上了杭州第二高峰——午潮山,我们下一个目标是:杭州第一高峰,海拔515米的灵山如意尖。 2005年7月3日记于杭州

由于侏罗纪造山运动形成的大块断层构造,多悬崖峭壁,奇石怪岩惟妙惟肖。有貌若巨狮的狮子岩、酷似立鸟的石鸟、宛如刀削的子排岭。还有梁红玉抗金时镇守的石关、方腊起义进攻杭州时的点将台以及仙人桥、鹦鹉岩等。尤以千丈崖最出名,悬崖高数十米,如刀劈而成。离千丈岩不远处的小龙湫,山体清沌、飞流击石、水花四溅。

如今保存完好的有小和山上金莲寺附近一段竹林古道,石马至午潮山脚的古道,大德岭上的豆腐皮古道(通富阳东坞村),

沿山道拾阶而上,可到杭城最高峰---午潮山主峰。登上主峰观景台,极目楚天,远观 钱江白练飞舞,近看城池楼廓,错落有致,脚下山青水绿,绿浪翻滚。

核心区域为午潮山国家森林公园。古道早在吴越时代就存在了,历史上是盐商贩盐的通道,附近有如意景观带、白龙潭瀑布、胡雪岩墓等景观,为杭州市区唯一保存尚好的古道。

午潮山下,现有“勿忘国耻”纪念地。从前午潮山上,有午潮庙,规模不小。日本军侵略杭州时,附近百姓纷纷入山到庙里避难。1938年3月1日,日军闻报午潮山驻有大批游击队,连夜派出300余人前往,将避居在庙里的百姓共530多人,驱赶到广场,用机枪向这些手无寸铁的男女老幼扫射。扫射后,还用刺刀遍戳尸体。故不被射死的也被戳杀。庙宇也被焚毁。此为日寇在留下地区制造的最大惨案,称为“午潮山惨案”。 1998年杭州市在1938年日寇屠杀我同胞的千人坑遗址上,建国耻柱、知耻井、复兴亭、难民墙、铭山史房等一组建筑,碑文上有“天地喜之泣之,鬼神安之欣之,谨此作文纪念,呜呼,忽忘国耻!”的字样。

龙坞古道,据说是当年吴越王钱鏐贩盐的必经之路。钱王是临安人,年轻时力大无比,但家里穷,于是做起了私盐贩卖的生意,当年贩卖私盐属于重罪,朝廷是不允许的。

6月19日,星期六。我早上来到黄龙公交总站,先坐8点23分发车的306路公交车来到留下。再从留下搭乘336路公交车在终点站石马下车。穿过杭州市第二公墓,在9点30分,我来到了进午潮山的简易公路前。沿此公路上山,10点08分我经一三岔口后到达了公园看门人的房子。老同志人在,我一问,原来在前面已走过的三岔口另一方向是“勿忘国耻”墙,距岔口不到百米。

也就是说,当年钱王挑着盐担子不可能走大道。这里的东面是大岭,那里是马车能走的大道;西边是龙门坎,能被称为‘门坎’的地方,估计肯定有官兵把守。

我赶忙折回,马上就到了国耻纪念地。面对国耻墙,我低头肃立,向遇难同胞默哀。感觉此处纪念地少维护,很脏且破旧。希望今后能有改善。

如此推断,当年钱王由转塘一带挑着盐担子往临安方向,走这段山路的可能性最大。据史料记载,当年钱王确实是从澉浦(今海盐县澉浦镇)一带产盐地买进海盐,

我又沿公路上山,不多时,路面由石子路变成了稍好一点的柏油路。途中,已能看见顶峰上的午潮亭。10点40分,我到了林场办公室。这里,我遇到了一位独行侠和一对父子,他们也来攀登午潮山。

挑到现在的安徽南部山区去换米,之后再将那边的米挑到这边来卖的。

有伴登山就不寂寞了,我们沿古旧的石板路上行,在经过了近1500级台阶后,于11点45登上了顶峰。算来耗时要近一小时。

豆腐皮古道,修建于隋唐时期,是富阳受降东坞山村与杭州龙坞的一条翻山古道,已有近千年的历史,一千多年前,东坞山的先人们,带着自己制作的豆腐皮,

在山顶午潮亭里,我们休息了近半小时。极目远眺,秀丽江山近在眼前。确实能看见远处的钱塘江。我又来到山另一面,发现了不少造山运动的遗迹。

肩挑手扛,翻越杭州与富阳交界的午潮山,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丝绸之路”——豆腐皮古道,促进了东坞山与杭州之间的豆腐皮贸易,而且直到上世纪50年代仍有人通行。

父子俩先行告别,独行侠还要在峰顶等两位同道好友。我自行下山,20分钟后就到达林场。

常见的徒步方式可以从小和山脚沿着古道徒步而上,可以到千年古刹金莲禅寺,这里再沿着右侧的古道徒步过去,经过勿忘国耻纪念处,从哭泣岭这里古道入口处进山路,经过古道上的制高点午潮亭,

我本打算顺原路到山下。可出林场才几分钟,我发现右手边有一长满蒿草的山道,看样子原来通过车。可能是条近道,好奇心驱使我右拐沿此土路下山。这一决定,使我此次旅途遭遇了午潮山两条当地的“好汉”。

往大德岭而去,中途会经过标记余杭、富阳、杭州三地交界的界碑,可以从豆腐皮古道通往富阳东坞村,也可以沿着古道下行,回到午潮山林场的牌坊处,也可继续前行,可以下到龙坞镇的上城埭,继续前行则可以经过飞凤岩、白岩山到中村金鸡岭。

渐渐的,几个转弯后,路越变越小,两边的草也越来越高,林子暗起来了。靠!是野路!这时我听到了右边有流水声。我有底了:有溪涧在,大不了顺溪而行,总能到山下。

专题来源:古道传奇

这时前面传来有大型动物破草走来的声音。我眼尖,发现是位四五十岁的走山人,就上去打招呼。原来他是从下面白龙潭上来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是打算走通从午潮山到白龙潭的小路,只因为带的1.8升水快喝光了,才打退堂鼓想下山的。这时就兴奋起来,虽穿着短衣短裤,仗着皮糙肉厚,就在丛林中穿行。

不多时,前面出现一小块山间草地,有很多人类活动的痕迹。这里要小心,有好几个方向,其中有死路,正确的是朝下往溪涧走(半人宽的路几乎被草掩盖)。接下去经过一引水渠,就看到了一片石滩,中有清澈的溪水流过。

我于是喝光水壶里最后一口水,来到涧边,准备打水。突然,我的余光发现在距离我十多米远的溪的下游有一动物的身影。野猪!这是我第一个念头。“三十六计走为上”!这时,野猪突地扭头往山上跑,身形矫健啊!这头野猪比一般的家狗稍大些,应该独立生活不久,今番来溪边饮水,与我遭遇,估计也大吃一惊。所以这以秒计算的对峙以当地“好汉”回避而结束。

这下我有点紧张,别再来一头大吨位的“好汉”!好在几分钟后,我就听到了同类的欢笑声。白龙潭景区到了。从林场岔口到白龙潭耗时约半个多小时。

这白龙潭前几日老同学聚会谈起过,我就想把它走走透,拍些照片,给远方的同学看。我就一个景一个景游,可惜多日不下雨,瀑布干涸了。

我来到高处的“观瀑亭”拍了全景,然后往高山茶园走。这里游人很少,我健步如飞,好不快意。突然,距离我一米远,高度到我膝盖处的右手边一块岩石上有一褐色条状物高高跃起。

/^/^

_|__| O|

/ /~ _/

____|__________/

_______

`

| |

/ /

/ /

/ /

/ /

/ / _----_

/ / _-~ ~-_ | |

( ( _-~ _--_ ~-_ _/ |

~-____-~ _-~ ~-_ ~-_-~ /

~-_ _-~ ~-_ _-~

~--______-~ ~-___-~

蛇!一条肉滚壮壮的蛇!我的直觉使我正确识别了危险,但根本来不及反应。那是令人窒息的瞬间。但它跃起后没有攻击我,径直越过游步道往山下游,马上没影了。

这是我此生第二次如此近距离与这令人生畏的生物接触。上一次是小时候,在湖州农村的桑树地里玩,进入桑树林深处后,才突然发现这水网地带的桑树上,每棵枝杈上都盘着一条绿油油的蛇!后来赶过来的舅舅安慰惊魂未定的我们:它们是无毒的水蛇。

凭着我作为一名毒蛇爱好者的知识(喜欢看蛇的知识介绍),这可能是条腹蛇,不过它动作太快,没看清它头部的形状。我这是在游步道上与蛇遭遇,看来春夏期间上山,即便是景区,也要小心。

离开白龙潭景区,已是下午2点30分。我走到景区附近的村庄,搭乘农民自营的中巴车,来到龙坞镇。随后坐331回到留和路北口,再坐306返回黄龙公交总站,此时已过4点。

在龙坞镇等331时,遇到一对老年山友夫妇。他们得知我今天的遭遇,连说我单人探山太大胆,建议以后要随队爬山。他们很热情地邀请我加入他们的团队,看来以后我可与老同志们为伍了。

图片 1

图片 2(左边山峰为午潮山,上有午潮亭。)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钱塘江就在东北面的群山之后,肉眼能看到,可惜因相机关系,在照片上显示不出来。)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龙城网上注册娱乐发布于旅游景点,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登上了杭州第二高峰,浙江古道之龙坞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