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女人,一个房间里的故事

2019-09-25 20:15栏目:旅游景点
TAG:

刚走出红勘火车站,就被一个女人抓住手,很真诚又很忍辱负重地塞给我一张传单,一看吓一跳:法轮功宣传单!回头看见女人站在站门外的一张小桌前,正举起一只小喇叭向走过的人说着什么。“他们把阵地拉到香港来了!”正当我惊讶之时,燕子一把把我拉上了出租车。 燕子的姑妈住在弥敦道的展望大厦1705房,这座大楼只有一个非常窄小的门,一不小心就会看走了眼,连唯一的一个电梯,也只能容纳大概四五个人。在17楼一个昏暗的拐角处,燕子按响了门铃。“姑妈——” 据说在这个弹丸之地,能拥有这么一户住房可以说是豪宅了。姑妈的房子有很多小小的房间,整个家长长的,厅的光线很弱,看上去象一个神秘的洞穴。她是一个心地非常好的人,有两个儿子,一个住在新界,一个住在这里。一进门,就看见一个背对着我们全神贯注看电视的人,他就是姑妈的小儿子。燕子向她的表哥问好,那个人只是稍稍转过身来,淡淡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就再没有回过头来。 “他看不起我们吗?”等到我们和姑妈一起到楼下的茶楼喝茶时,我才问。于是燕子告诉我一个故事。原来姑妈是在广东台山长大的,是她们村子最漂亮的女孩。19岁时,她随父母的意愿,嫁给了同乡的男人。那时候台山的男人们都不喜欢留在家乡,大都到香港、东南亚的一些城市打工闯荡。年轻的姑妈跟随着她的男人,也离开了家乡。男人在香港做药的生意,挣了不少钱,还买下了这套房子。在工厂找到一份工作,带着几岁大的儿子,姑妈以为可以好好过日子了,可是他的男人却背叛了她,在菲律宾找了另一个女人,而且以生意发展为由,很久都不回来一次。有什么办法呢?一个背井离乡的女人,只能默默忍受了那些无爱的日子。后来男人从一个月回来一次,变成半年回来一次,一年,甚至几年。十年后,姑妈有了第二个孩子,想以此来挽回她的家庭,可是男人更少回来了,而且每次回来对她们母子不是打就是骂,以至她的小儿子一见到父亲就躲起来,性格也变得越发孤僻。 现在,姑妈老了,退休了,靠社会养老金过着清贫的日子,把精神寄托在神灵和儿子身上。可是小儿子却不理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原因。就这样,他们住在一个房子里,却做着各自的事,非常冷淡。儿子一回来就进房间,甚至连饭都是从楼下买上来,他不吃他母亲做的饭。 真不明白,是什么让他这么恨自己的母亲,可无论如何她也是母亲啊,而且她忍受了多少无奈和寂寞,才把孩子们拉扯大,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这一点我真弄不懂这位“表哥”是怎么想的。 大年三十的晚饭,姑妈静静地等待她的儿子们回来,一直等到九点,下午就做好的菜凉了又热,热了又凉。大儿子的太太和女儿姗姗来迟,这冷漠的屋子里才终于有了人气和笑声。没想到的是,姑妈的小儿子和他的侄女聊起天来,变得很随和,甚至露出十分天真的笑容。在朝南没有人住的小房间里,他养了一只很顽皮的小鼹鼠,他把门关着,不想让别人进去打搅他的小宝贝,但他带他的小侄女进去玩。看得出来,他很有童心和爱,只是从小就被刺伤,而且深深地把自己掩藏起来。他的内心,一定是一个很丰富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的门紧闭着。 姑妈虽然很爱他的儿子,可是她并不理解他的一切,他们无法沟通,虽然他们是相依为命的至亲。除夕深夜,我们逛完花街回来,还看见姑妈在默默地做斋菜,说是用来明天一早拜神用的。对神的虔诚,真的能够弥补心里的苦吗?看着老人家花白头发的背影在不停地忙活着,禁不住为她的孤独落泪。 大年初一,姑妈换上她漂亮的毛衣,高挑的个子注满岁月的沧桑。听我们说起第二天晚上有漂亮的焰火,她把我拉到她的房间,指着窗外的一片高楼说:“从前这里望过去能望见大海,还有很多很多的船。放烟花的时候,就在这个房间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时候的烟花才真的漂亮!” 她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那一定是她一生中最美好的往昔。有多久,她不曾尝到过幸福的滋味?“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我问她。可是她说怕人多,不去了。 在她的心里一定埋藏了很多褪色已久的快乐,却都消失在那个她再也看不见的蓝色海水里面了。


  这是一处临街的住宅楼,小区不大,没有绿化,没有休闲区。不远处便是城市的交通主干道,旁边是农贸市场。
  天刚亮,熙熙攘攘的小贩便开始了一天的叫卖。噪杂声、叫卖声合着小吃摊上飘来的各种气味弥漫着这不大不小的街。
  如果不是华的猝然离世,燕子也不会知道华会为另外一个女人置办房产。原来那些山盟海誓和甜言蜜语只不过是早已拟好的台词,被一次次的复制用在了别的女人身上,燕子还相信华只爱她一个人。
  站在街头,燕子把胸前的睡衣扣子扣上。初秋的早晨怎么会这样冷,燕子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望着忙忙碌碌的人们,燕子突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华去逝五个小时了,她依旧不相信事实,好像是谁恶作剧骗了她。华还会回来的,华没有死,他只是打牌累了。他经常熬夜打牌不回家的,燕子也习以为常。直到华被他的儿子和许多人蒙着白布抬了下来,忙碌的人们将她撞向一边,她才如梦初醒。
  华死了,凌晨死在姘妇的家里。飞飞和她的儿子拒绝了燕子去参加华的葬礼。
  燕子说:“你们凭什么不让我参加葬礼?”
  “你凭什么参加他的葬礼?”这是飞飞的声音,说着把燕子推向一边,带着儿子拉着华的遗体向乡下的家驶去。
  燕子说:“好歹我和他生了两个孩子,我们也算是夫妻一场。”
  “呸,你也不打盆水照照镜子,就你?也配。”飞飞吐了一口唾沫,恨恨地将燕子又推了一把。
  燕子低头,自己脚上还穿着拖鞋,昨晚上出来急,她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她当初还怪华的朋友开这么重的玩笑,不该诅咒华,然而华真的死了。
  燕子理了理凌乱的头发,顶着一张苍白的脸踏上了回家的路。家里一双年幼的儿女没有了父亲,她没有了丈夫。虽然丈夫不是她一个人的,可现在连与人共享的丈夫都失去了。
  燕子没有流泪,她只是麻木地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二
  她叫燕子,却没有小鸟依人的可爱与温柔,人高马大形容她最合适不过。
  燕子说:“我七岁上一年级时,老师总认为我站错了队列。”
  也难怪她从小就比别人高出半个脑袋。初中时,许多男孩子也会矮她半个头。
  长得高是有优势的,力气大,没人敢欺负。也幸亏她是女孩子,要是男孩子的话,也不知会惹出多少祸事。也因为她是女孩子,虽然人高马大,那颜值却是不敢恭维。
  初中毕业后,她在亲戚的帮助下去了某煤矿做了出纳。
  都说女大十八变,可是超过了十八岁的燕子并没有变漂亮。这让父母亲戚很为她的婚事担忧。
  燕子是能干的,在煤矿上除了做好自已的出纳工作,偶尔去厨房帮忙,也去灯房闲逛。她会顺手将一两包米甩在肩上,扛一箱矿灯去分发。
  只是,她喜欢的男孩子不喜欢她,愿意娶她的男孩子她又看不上。亲戚朋友介绍的男孩子她又对人家挑三捡四。就这样,超过二十岁的燕子婚事还是没有着落,这可愁坏了农村的父母。弟弟要娶媳妇,姐姐得先嫁出去呀。
  华是煤矿上的合伙人,偶尔住在矿上,与燕子一墙之隔,相邻燕子家也不是很远。节假日的时侯,华会捎了燕子一同回家。久而久之燕子与华之间产生了感情。
  华是有家室的,与妻子飞飞已经有了两个儿子。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偷偷摸摸的爱着。从此华的衣服鞋祙有了人洗,小灶的饭菜有了专人打理。
  虽然有不透风的墙,纸终归是包不住火的。华与燕子的事情不知怎么就传到了飞飞的耳朵里。当初飞飞并不相信,她只是以为华只不过是利用燕子帮着洗衣做饭而己。所以也没有太在意,继续过着自己在家舒服的小日子。
  随着传言的越来越多,讲故事的人也描绘得有眉有眼的。飞飞再也坐不住了,她突然袭击去了煤矿查岗。
  去的时候正是午休,吃完饭的工人们,或倚在门上打盹,或三五成群聊着闲天。他们下班后是要回家的,只有极少数人住在矿上。
  飞飞到来的时候,看到华在燕子的房间里。坐在燕子的腿上,手攀着燕子的脖子。
  华看到妻子的到来,慌忙地走出小屋,与妻解释着那临时编来的谎话:“飞飞,真的,我只是让燕子帮我洗洗衣服,人家还是大姑娘,又是一个乡的,我只把她当妹妹看,妹妹帮哥哥洗几件衣服不奇怪吧!”
  飞飞冷笑道:“那么妹妹帮嫂嫂洗几件衣服也是应该的了。”
  华一时间竟无语,只得附和说:“应该的,应该的。”
  第二天飞飞竟然将自己的衣服拿去给燕子洗,居然内裤都要求燕帮她洗。她还让燕子将她的衣服与华的分开浸泡清洗。煤矿上是没有洗衣机的,然而燕子却答应了。看着华与妻子在小村庄的林荫道上闲游卿卿我我。而她,却蹲在大盆前吭哧吭哧地为人浆洗衣服。
  飞飞这是将燕子当小妾使唤,也许心里是这样想的。而燕子居然接受,为了这卑微的爱情。
  经飞飞的这一闹,华与燕子的事便成了众所周知。燕子的母亲三番五次将她叫回了家,可是第二天,燕子又偷偷地跑回了煤矿。她爱着华,她离不开他,哪怕这是一段畸形的恋情,受人唾弃的插足者。她依然如飞蛾扑火义无反顾地陷了进去。
  飞飞的再一次造访更是让燕子无地自容。因为飞飞去的时候,华躺在燕子的床上。一气之下,飞飞把点燃的蜡烛扔在燕子的床上,华与燕子夺门而逃。燕子的衣服家什却葬身火海,成了灰烬。
  事情越闹越大,燕子依然相信华是爱她的。并不顾父母的反对偷偷摸摸地与华在一起,期间被弟弟捉了回去关着揍了几顿,又被飞飞欺负了几次,终敌不过华的甜言蜜语,又回到了华的身边。
  几年的时间里,燕子为了华堕胎了好几次。又一年的夏天,燕子又独自一人前往医院刮宫。医生在为燕子做B超时,发现她子宫壁损伤严重,刮宫有可能造成子宫穿孔,严重的话还会大流血,甚至有不孕的风险。也就是说,燕子有可能以后就做不成妈妈了。
  燕子回去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华,华说:“不能刮宫,那就再过两个月去做引产呗。”说得那样轻描淡写,仿佛一个旁观者说着别人家的事。丝毫没有怜惜这是那个陪伴他几年,一直默默爱着他的女人。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我以前并不相信。但是恋爱中的燕子智商为零,很多人都相信。
  同年秋,燕子又独自一人去了医院,要求医生为她做引产术。医生与护士面面相觑:“怎么有这么傻的女人,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几次三番拿自己的身体冒险。连续几年的堕胎,很容易造不孕不育,还会有一系列的妇科疾病。”
  这话被走廊里的燕子听到,她说:“他爱我,我也爱他。”
  一个年长的医生温柔地说:“姑娘要自爱呀!更要爱惜自己的身体。”
  燕子说:“这是我和他的事,你们不懂。”
  没有人能懂,这么畸形的爱情,不图钱,不图名,图的是啥?
  医生与护士只是微笑着将她带进检查室。孩子发育情况很好,风险同样存在。引产会引起大流血,也会留下不孕不育的后遗症。这是医生的结论。
  几年了,燕子一直相信华是真心爱她的。华会给她一个家,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孩子现在还不是该来的时候,来得不是时候就先不要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这是华的理念,而燕子却奉为真理。
  可是现在,情况却让燕子有些为难。这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如果要的话,她现在还不伦不类地住在工地,挺着个大肚子怎么还能在工地上上班,万一飞飞又来闹事。她真不敢想象,如果飞飞发现她怀了华的孩子会有怎样的行动,会有怎样的后果。如果不要,她也怕以后再没有为华生孩子的机会。左右为难间,她留下了肚中的孩子,决定先回煤矿再说。
  华在听到燕子的情况也是左右为难,最后终于下定决心要留下孩子。挺着个大肚子的燕子在煤矿是呆不下去了。华只得将她安置在一个偏僻的居住小区里。
  
  三
  秋去冬来,眼看着孩子即将临盆。燕子用自己的钱给孩子置办了一些小衣服小棉被等用品。本来这些东西会有娘家人送来,可是燕子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她不怕别人的闲言碎语,她却怕弟弟的棍棒。飞飞的娘家与燕子的娘家同在一个村落,相隔也不是很远。燕子娘家人也因为她的事被村里人指指点点。
  西南地区的寒冬腊月虽没有东北的大冰渣子,掩埋膝盖的积雪。路上也会经常出现薄冰,冷是冬天的常态。
  煤矿放假了,工人们都回去了,华也回去了。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过着舒心惬意的日子。
  燕子独自躺在沙发上,守着眼前的炉子,听着打开的电视。孩子的胎动让她有气无力,没有心思置办过年的盘餐。没有客人,没有玩伴,她也不需要置办多少过年的盘餐。
  年总是要过的,高兴也过,伤心也得过。热闹也过,孤单还得过。
  吃过年夜饭,看着外面映红夜空的烟花,想着不在身边的华,燕子多少有了几分凄凉。她就这样躺在沙发上跨了年,迎来新年的曙光。
  痛,这是燕子在新年里深切的感受。不只是生理上的,还有心理上的。算算日子,孩子这两天也应降生了。
  华说过两天就会回到她身边,一起迎接她们孩子的降生。可是她等不到华的到来,痛,让她流泪,让她有气无力。她给华打去电话,华正在与朋友喝酒。
  房东大姐听到燕子的叫声,进门询问情况。在得知燕子即将临盆时,也催促让她赶紧把老公叫来。可是燕子没有老公,她也叫不来华。
  房东大姐只得帮她找了接生婆。一切准备就绪,可孩子就是不出来。燕子因胎儿过大难产,接生婆也无能为力。
  房东大姐只得替她拨打了120,这时燕子想起同城的那些亲戚。便挨个地求着打了电话,因为燕子平常的所作所为,同城里的亲戚都不愿意来。最后来的是年迈的姑妈与瘦弱的表姐。
  历经千辛万苦燕子终于在医院生下了女儿,由于没人照顾。姑妈与表姐只得在医院伺候燕子,等到出院后将她送回出租屋。
  几天后华回来了,捧着手里白白胖胖的女儿,总是左瞧右瞧地看不够。欣喜地说:“我终于有女儿了。”原飞飞只为他生了两个儿子。
  华并没有因为燕子为他生了孩子而为燕子安置一个家。燕子的儿子出生时,依旧住在出租屋里。
  儿女双全的燕子在众人面前是趾高气扬的。因为华是煤矿的老板,那些年的煤矿老板,是暴发户一样的人物。
  同住在出租屋里,她总觉得比那些打零工,挑菜卖的人要高级一些。因为她的男人是煤矿股东,有上百万的家产。她经常对别人说:“他是要给我买房的,普通的不要,至少也得是独立别墅,或者楼中楼,一般的不够档次。”起先还有人羡慕她找了个有钱的男人,能够住上别墅。说的次数也多了,她依旧住在出租屋里。听的人多了,也不再有人往心里去,人们只是附和地点头微笑,偶尔还会有一两个假装艳羡的表情夹杂着几句夸奖的话。
  儿子出生后的几个月,出租地拆迁。华不在,燕子牵着大的,背着小的,四处找房子,独自搬家。
  姑妈看着她可怜,便与自己的侄子,虎子说:“得给燕子找个住处,像这样,家雀没个窝,耗子没个洞,的确不是办法。”
  虎子说:“我有个朋友是做小产权房的,看看有合适的让华买一套给燕子住。”
  姑妈说:“这么多年了,华也没想到要给燕子置办房产,第一个可能是不大上心,第二个呢!也不一定有多少钱,你看着一般点就行了。”
  虎子答应着:“姑妈,本来我不想管这些破事,但是看燕子这么可怜,毕竟她还是我老李家的子孙。”
  姑妈说:“华啊,私儿就是个骗子,虎子,你不帮她,也不得哪个帮她,你就当做好事了。”
  虎子说:“姑妈既然你这样说,我一定会去办的。”
  虎子在某企业上班,在当地也算得上是有头有脸之人。便约华出来吃饭聊天,席间谈到燕子的问题。
  虎子说:“兄弟,你看这燕子雀子不得个窝,耗子不得个洞的,拖着两个孩子四处打游击……”虎子没有把话说完,他故意拖着看华如何接下去。
  华说:“三哥,我早都想给燕子买一套房子,可是我这事情多啊!还没有看到合适的,过段时间吧。”
  虎子说:“兄弟,我一个朋友房子要出售,虽然是二手的,才建成三年,楼下是菜场,十分钟到小学,这外甥女也差不多要上小学了吧。”
  华接过话茬说:“好啊!我哪天去看看。”
  虎子说:“不如现在就去看看。”说着掏出手机给业主打电话。
  在虎子在撮合下,华终于下定决心买了一套二手公寓房供燕子居住。
  
  四
  住上公寓房的燕子如得宠的妃子,说话更是不知天高地厚。说表姐夫不作为,没出息,表姐想买件衣服还得考虑半天。这话传到了表姐的耳里,表姐与姑妈从此也不再理她。
  生活算是安定下来了,没有结婚证,没有准生证,孩子虽然是上了户口,却无法把父亲找来。计划生育办的人经常上门催要各种证件,燕子却一样都拿不出来。
  “私儿”“杂种”是我们这边骂人的话。大街上,人群中,经常会爆出这样的口语。一般场合人们也不计较,孩子做错事,父母,家人也会爆出这些词语。虽然是骂人的话,也是许多人的口头禅,一般情况下,是不作为骂人的话理论的。

前些日子,跟几个朋友聊天,谈到了我们女人,大家有感而发,颇多感慨,说到身边的女性的故事,更是兴致浓厚。聊着聊着,我也说起了我身边的女人,当时我的脑袋中出现了三个女人:我的奶奶、姑妈和表姐。

先来说说我的奶奶吧。一说到奶奶,我的脑海中就会浮现一幕夕阳西下,干枯的土地上,一个瘦弱的老人拿着锄头仰面朝天劳作的身影。没错,这就是我的奶奶,一个地地道道的劳动人民。我的老家在南方的一座山里,村庄四面环山。奶奶在这片四面环山的土地上生活了近一个世纪,从没有走出去过。

该怎么形容奶奶呢?温和、柔弱、勤劳、善良,这些词来形容奶奶再贴切不过了,也或许奶奶就是那个年代的农村妇女的一个缩影。奶奶是一个慈目善笑的老人,我自小在奶奶身边长大,从来没有见过奶奶生气的样子。即使再忙、再累,奶奶都是微笑着的,微笑着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爷爷性子比较急,脾气也不是很好,常常出口就骂人,奶奶也没少挨他骂。我有四个大姑姑,两个个伯伯,父亲是奶奶最小的儿子。奶奶是生了四个女孩后才生了男孩的。可想而知,在那个重男轻女严重的年代里,奶奶因此受到太奶奶和爷爷的各种谩骂。但是,奶奶从来都没有说一句,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情。当然这些事情我是后面听婶妈、姑姑们说起的。让我印象深刻的是,爷爷八十五岁的时候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脾气比以往更是不好,常常一不顺意就骂人,大家都离得远远的,不太敢靠近。奶奶呢,每天照顾他饮食、卫生等等,还得面对爷爷的大吼大叫。奶奶却没有半句怨言的照顾了爷爷十多年。后来有一天,奶奶突然离世了,两个月后,爷爷也走了。

现在,每一次回家乡,看到家乡一草一木,我就会想到奶奶:她在喂鸭子;她在田地里除草;她在收谷子……印象中的奶奶永远是忙碌的。听说,她去世的前一天,还在帮着爷爷洗被单。常常会听到村里的人回忆往昔的事,那时候听到我那个个子娇小,身材瘦弱的奶奶能挑起近两百斤的重担的时候,我惊讶不已。一直知道奶奶很能干,从记事时起就看着她把家里里里外外操持得井井有条。那时候爸爸妈妈大多数时候在外打工,我就跟着奶奶,奶奶在干活,我就在一旁看着,偶尔帮个忙。农村的人大多数信佛,尤其是奶奶那辈的,基本上都信佛,每月初一十五都要祭拜,或者去寺庙祈福,唯独奶奶例外。从没有见过奶奶去祭拜或者去过寺庙。小时候,庙会的时候,同龄的小伙伴会跟奶奶们去庙会玩,听说那里可热闹了,我就央求奶奶也带我去。我尤其记得当时的一幕,奶奶一边拿着大勺子将猪食舀进食槽里,一边转过头微笑着对我说:“妞妞啊,那些都是不可信的。人啊,这一辈子,只有靠自己双手才能有饭吃。”后来,读书了,慢慢明白些道理了,也能体会奶奶话里的意思了。

奶奶一生都是忙碌,按农村人的话说就是“劳碌命”。除了晚上睡觉,其余时间看到她都是在忙的。其实奶奶算是村里最幸福的老人了,子孙满堂,儿子们孝顺,孙子们有出息,连曾孙都很大了,四代同堂,其乐融融。以前条件不好,经济困难也就算了,现在子孙满堂,都有出息了,奶奶还是爱忙碌。大家也劝不住她,因为她总说:“闲着发慌,骨头不动一下就觉得浑身痒。”大家没办法,最后只能要求奶奶不能干重活,干些轻松的活就行。奶奶也乐得说,放心这把年纪了,我想干重活也干不了了。奶奶会种菜、养鸭子、养猪,每年过年回去,大家聚在一起吃奶奶种的菜,还有猪肉、鸡鸭,那是最幸福的事,比外面的山珍海味还美味。

奶奶是那种很节俭的人,连我扔个纸盒她都要捡起来,收集起来,然后卖给收破烂的人。但是每次村里来乞丐的时候,奶奶却会大方,她会毫不犹豫的拿五毛钱给乞丐,那时候的五毛钱可是一个大钱了,对我来说可以买很多的糖果和铅笔、本子,所以我有时候会忍不住嘀咕:辛辛苦苦收集瓶子、废纸板的还卖不到五毛钱呢。奶奶就微笑的摸着我的头说:“谁都会有困难的时候啊!”那时候,村里有一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单亲,家庭条件不好,奶奶会时常给他家送去自己种的蔬菜。

这就是我的奶奶,一个温和、柔弱、勤劳、善良的老人。

我要说的第二个女人就是我的姑妈,姑妈是奶奶的大女儿。

作为家中的长女,在那个生活贫穷的年代,姑妈早早就懂事了,三岁就开始会照顾妹妹了。姑妈像奶奶一样爱劳动,但没有奶奶温和的性子。印象中的姑妈性格泼辣极了。记得小时候姑妈家是卖猪肉的,一次母亲带我去集市姑妈的猪肉摊上买肉,便是那一次姑妈的泼辣凶狠让我印象深刻。我们到的时候,姑妈正一手挥舞着一把杀猪刀,一手叉腰,气势汹汹的对一男的说:“你给我放下猪肉,滚蛋!”那男的显然被姑妈的气势吓到了,放下猪肉,临走时生气地说:“王八婆子,谁稀罕这肉啊,以后再也不会在你这买了。”姑妈回应道“那最好了,赶紧滚吧!你个无赖。”骂走那男的,姑妈看了眼旁边低头站着的姑父,气愤的把刀一甩走了,“砰”的一声巨响,刀掉落在地上。或许是姑妈当时拿刀的样子,也或许是那刀落地的声音把我吓到了,当时的我紧紧抱着母亲的腿不敢动。后面好一阵子都不敢去姑妈家,见到姑妈更不敢大声说话。后来我才知道,那男的已经连续大半年在姑妈那买猪肉了,却从来不给钱,说是赊账。姑妈了解到这是个无赖,基本上赊账也是不会还的。姑妈便让姑父不要把肉卖给那人。但是姑父性子软弱,那人也瞧准了这一点,专挑姑妈不在的时候去买肉,那天刚好被姑妈碰上,所以就有了那一幕。经过那次,姑妈的泼辣形象就深深的印在我心里了。

一次过节的时候,姑妈和姑父一起到奶奶家,也不知姑父怎么了,引得姑妈很生气,一副想骂人的样子。我也不敢靠近,看到她就躲得远远的。直到晚上,我跟母亲说,姑妈太坏了,老欺负姑父。妈妈看着我叹了口气说,唉,不怪你姑妈,是你姑父太懦弱了。那时候,我不理解母亲的意思,因为我看到的姑父是温和的,姑妈是凶狠的。慢慢长大后,我才知道,姑妈嫁给姑父后,因为姑父性子懦弱,家里又贫困,常常被婆婆和兄嫂欺负,不仅如此还被村里的人看不起。那时候,姑妈的日子过得很辛苦。后来,姑妈母的性子就泼辣了起来,男人不行,女人就撑起了整个家,只为了不让别人欺负。

现在的姑妈家生活条件很好,表哥表姐们都有出息了,在大城市工作生活了。姑妈常常会轮流去各个子女的家住,表哥表姐们有空也会带着两老人去旅游。村里的人都很羡慕姑妈,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这座山。大家也慢慢知道了教育的重要性。所以,母亲常常会跟我说,要像表哥表姐们学习,考上大学,将来才能走出农村。村里的人教育子女的时候也常说,看看人家林婶(姑妈的称呼)的孩子,要好好读书啊,才能有出息。

听母亲说,姑妈家能有今天的好日子,是因为姑妈以前坚持要让孩子读书。姑妈家有四个孩子,两个女儿,两个儿子。在五六十年代的农村,能够养活四个孩子已经很不容易了,家里的孩子如果能小学毕业就很不错了。那时候农村的人,最多只会让一个儿子上学。但是姑妈的想法却不一样,她认为孩子一定要读书,只要孩子肯读书,一定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们读。没钱供孩子读书,姑妈就四处借钱。母亲说,你姑妈是一个性子要强的人,很多时候她宁愿自己多做些事赚钱也不愿意向人低头,可是为了孩子能读书,你姑妈一次又一次低下头去求别人。有几次,为了借钱,姑妈硬是无偿给人家劳动。很多人劝姑妈说,女孩子就不要读了,反正也供不起。但是姑妈坚持自己的想法。就这样,通过东借西凑,还有自己省吃俭用、辛勤劳动,姑妈将四个孩子都供上学。姑妈那时候经历的困难,母亲没有细说,但是我想那肯定远远比现在说到的更难。后来,姑妈的大女儿大专毕业,小儿子大学毕业,二女儿和大儿子都读完了初中。大学毕业的儿子,已经自己创业,成立了一个小公司;大专毕业的女儿也当了老师,如今是高校的院长。另外一个女儿和儿子因为自己不想再读了,初中毕业后就打工挣钱了,但是因为有些文化,在那个年代也能谋份不错的工作,现在也生活得很好。

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当时没上过学,没有文化,甚至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的姑妈在那样的条件下为什么会有这样一股执念。

这就是我的姑妈,一个泼辣,却无比执着的女人。

我要说的第三个女人是我的表姐,姑妈的女儿。

表姐是我们这辈中年龄最大的,辈分上跟我一样,年龄却大了我近两轮。

我眼中的表姐永远是那种温润如玉,怡怡然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说起话来柔柔的,暖暖的,听着很舒服。看着她,我会想到古代的大家闺秀。当然,表姐不是大家闺秀,从她粗糙的手掌可以看出她绝对干过各种粗活。常常听人说,书可以养人。我想,或许是表姐读的书多了,才有这种气质吧。

表姐对我来说,就像一个传奇。我们这一辈的孩子是在她的熏陶之下长大的。表姐的故事,有点像灰姑娘的故事。

说到表姐,就必须感谢姑妈了,如果不是姑妈的坚持让孩子读书的念头,或许表姐的人生就不一样了。表姐大专毕业后,回到县城当了一名中学老师。中学老师,在农村人看来终于可以离开黄土地了,那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了吧。但是,如果这是结局,那也没有多大的惊喜了。改变表姐的是那场同学会。在一次同学会中,表姐认识了表姐夫,两人一见钟情,然后结了婚。但是,婚后却并没有那么如意,因为表姐夫是一所名牌大学的老师,在城市里工作,而表姐在县城,分隔两地十分不便。此外,表姐的婆婆觉得表姐只是一个中学老师配不上表姐夫,所以对表姐是各种不满意。面对地域的距离,婆婆的嫌弃,表姐感觉到很大的压力。为了和表姐夫靠得更近些,她辞掉了县城的工作,报了一所大学,开始继续进修,一边学习,她还一边做一些零碎的工作。终于,表姐通过努力顺利毕业,并考到了表姐夫所在城市的一所中学工作。

但是尽管如此,婆婆还是不满意。面对婆婆经常的冷嘲热讽,表姐没有与她争执,她知道争执只会进一步激发婆媳关系,到时候表姐夫反而为难。怎么办呢?婆婆觉得自己不如她儿子嘛,那就证明给她看,她有能力配得上她的儿子。于是,表姐又拿起书本继续读书,想要考硕士。那时候的表姐一边要上班,晚上班回到家要做家务、带孩子,等一切都安顿好后,才有时间读书。为了争取时间,表姐喂奶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都要带上一本书看。那一年,表姐回娘家过年的时候,本来就瘦弱的表姐,变得更瘦弱了,好像风一吹就会倒。我第一次看到泼辣的姑妈眼睛泛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表姐考上了表姐夫所在大学的硕士。她的婆婆终于对她另眼相看了,因为那个年代硕士是一个很高的学历了。经过此事,表姐明白了只有自己有本事,才能让别人看得起。考上硕士后,表姐仍然一边上班,一边学习,一边带娃,从小在艰苦环境中成长的她从来不喊累,更没有放弃学习。靠着自己的执着和努力,表姐以优秀的成绩硕士毕业,然后留校工作。表姐终于和表姐夫在一所大学工作了,不同的是表姐做的是行政工作。而后表姐又考了博士。就这样,表姐凭着温和的性格和很强的能力,还有不断的学习,几年的时间里不断升职。一路晋升又对于完全没有背景的表姐来说,又谈何容易呢?成功的人,我们往往看到了他们光鲜的一面,却没有看见他们为此付出的汗水。如今的表姐职位比姐夫还高,表姐的婆婆现在逢人就夸儿子娶了个好媳妇,还很孝顺等等的。

这就是我的表姐,一个温润如玉,自强不息的女人。

这就是我家的三个女人,她们像天下的女人一样,为人妻,为人母,为人女,为生活而努力。你们的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女人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澳门龙城网上注册娱乐发布于旅游景点,转载请注明出处:三个女人,一个房间里的故事